• 400-188-6789

    客戶入口    |    員工入口    |    企業郵箱    |    在線招聘

    搜索

    關注我們

           全國統一客服電話:400-188-6789       傳真:0371-67993600       郵箱:taloph@taloph.com
   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號:(豫)-非經營性-2017-0028        
    豫ICP備13007162        中企動力提供技術支持

     

    在線客服
    客服熱線
    400-188-6789
    客服組:
    在線客服
    QQ:
    服務時間:
    8:00 - 24:00

    太龍資訊

    INFORMATION

    >
    >
    >
    歷史上,治療急危重癥是中醫真正的優勢

    歷史上,治療急危重癥是中醫真正的優勢

    作者:
    來源:
    2020/04/03 08:29
    【摘要】:
    中醫藥在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斗爭中發揮的作用,得到越來越多國際層面的肯定,“中醫急診尖兵隊”成為抗疫前線一道特殊風景。據3月23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消息,截至當天,在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,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,占91.5%,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醫藥,占90.6%。

    中醫藥在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斗爭中發揮的作用,得到越來越多國際層面的肯定,“中醫急診尖兵隊”成為抗疫前線一道特殊風景。據3月23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消息,截至當天,在全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中,有74187人使用了中醫藥,占91.5%,其中湖北省有61449人使用了中醫藥,占90.6%。

    在這兩個月的過程中,用中西醫結合救治的辦法降低病死率的經驗,已逐漸形成。

    再一次,中醫打破了“慢郎中”這個傳統印象。一段時間以來,不少人認為中醫只能治療慢性病,不能治療急癥、危重癥。而實際上,歷史上中醫學的不斷發展,往往以急癥,尤其是急性、烈性的傳染病的暴發為契機,治療急危重癥是中醫真正的優勢。而最近百余年來,中醫急癥理論的“萎縮”則是近代化的產物。如果以傳染病為線索,探尋人類戰疫歷史進程中被掩蓋的聲音,或許不難發現,所謂“中醫治慢、西醫治快”的固有認識,乃是一種真實和建構的混雜。

    歷史久遠

    回顧歷史,在一個具有一定活力的社會中,災難激發機制始終是客觀存在的。像瘟疫這類急性、重大災難,給人類社會帶來人口損失、經濟崩潰、社會失序的同時,也會刺激和觸動醫學的完善和突破。中醫學歷史上幾次大的學術飛躍,都與同時段疫病的流行,與中醫藥用于治療急癥、危重癥有關。

    如果說中醫臨床學來源于張仲景,那么急救醫學就是他理論的核心,急救醫學也就是中醫臨床學起源的根本。百年后,新的烈性瘟疫“虜瘡”(有說是天花或者麻疹)再襲中土,葛洪撰寫了《肘后備急方》。此書可以說是中醫第一本急救手冊,匯集了各種治療危急重癥的單方、驗方。其中一些治法對后世影響深遠,比如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就是受書中鮮青蒿榨汁治療瘧疾的啟發,發現青蒿素并改進其提取法,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。

    再比如明清鼎革之際,瘟疫橫行,吳又可著《瘟疫論》,提出溫病學說,把中醫治療外感熱病急癥從理論到臨床推進了一大步。終清一朝,在江南地區涌現出一大批善治熱病的醫學大家,不僅中醫急癥臨床思維臻于完善,還針對溫熱病過程中常見的高熱、昏迷、抽搐、出血、厥脫等急癥逐漸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治療法則,同時也出現了像安宮牛黃丸這類被公認為可救急解危的有效良方。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,安宮牛黃丸、紫雪散也入選新冠肺炎診療方案。

    可以說,在清末現代西醫學廣泛傳入中國之前,中醫學一直是社會中防治疫病和治療急癥的主力軍。而且與同時代的西方醫學相比,中醫自古以來就對許多急癥治療和慢性病調理有顯著效果,優勢明顯。

    “萎縮”假象

    不過,與現代醫學和公共衛生理念相比,對待烈性傳染病這類急癥,傳統中醫學雖然在上古時期《黃帝內經》中就確認了預防的重要性,強調“不治已病治未病”,主張“正氣存內,邪不可干,避其毒氣”,但后世中醫學主要還是重在治療,預防也重在個人“養內避外”層面。與當代產生于西方的傳染病防控理念,也就是重視公權力主動介入,進行清潔、檢疫、隔離、消毒等明顯不同。

    到了20世紀,一方面西方衛生防疫體制東漸,“預防大于治療”也成為中國社會主流的防疫觀念。同時,中國也被納入國際傳染病防控體系。當時,現代醫學在急癥上的治療水平并不樂觀,直到20世紀三四十年代磺胺藥和青霉素進入臨床,1950年代人類開始規?;a和應用疫苗,現代醫學預防和治療急性傳染病的水平出現劃時代進展。

    而在中國,由于社會、經濟等諸多條件的影響和限制,中醫在20世紀中葉前仍是大多數中國人治療疫病和急癥的第一選擇,當時也出現了一些代表性的醫家,如上海的丁甘仁、曹穎甫、張驤云、嚴蒼山等,均以善治急性熱病而馳名海內。新中國成立后,全國各地在運用中醫中藥治療急癥方面都取得過可喜成果。如重慶治療感染性休克,天津、遵義對急腹癥的研究,上海治療高燒及感染性疾病,天津搶救“三衰”(心衰、肺衰、腎衰),河北石家莊治療乙腦等,都取得了好的療效。

    及至20世紀70年代,人類的疾病譜發生了根本性變化,經典的烈性傳染病基本得到控制;同時,現代醫學在中國發展迅速,隨著現代醫學對臨床急癥救治形成一套較為完整的處理方法,中醫在急癥治療中的參與逐漸萎縮,很多中醫人也就將研究重點轉向了慢病防治,忽略了中醫真正的優勢在急危重癥,以致在國人印象中,中醫成了“慢郎中”。

    重新認識

    德國病理學家、政治家和社會改革家魯道夫·魏爾嘯說,“醫學是門社會科學,政治從廣義上講就是醫學罷了?!睋Q句話說,中醫學的興替和社會政治形勢的變遷息息相關。20世紀80年代后,為重新發皇中醫學術,國家選擇以中醫急診為突破口。

    首先是中國中醫藥學會(現中華中醫藥學會)內科分會成立伊始,便在上海召開了第一個中醫學學術會議——全國中醫急診學術會議。1983年1月,原衛生部中醫司在重慶召開急診工作座談會,專題討論如何開展中醫急癥工作,提出了加強中醫急癥工作的幾點意見,決定成立七大急癥協作組:外感高熱(分南方組、北方組)、胸痹心痛、急性胃痛、厥脫、中風、血證和劑型改革。

    之后又陸續成立了多臟衰竭、痛證等共11個中醫急診研究協作組。1984年以來,以這些急癥協作組為龍頭,經過大量臨床和實驗室研究,確實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。其中具有標志性的成果包括基于急性熱病、急性中風研究的清開靈注射液,基于厥脫證的參附注射液等在臨床治療中的應用。

    真正學術共同體的建構有賴專業學術期刊和學會的設立。其間,重慶中醫研究所先后承辦《中醫急癥通訊》《中國中醫急癥》雜志。1998年1月3日,中華中醫學會急診分會成立。中國工程院院士、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王永炎擔任首任主任委員,后續主任委員包括晁恩祥、王融冰,以及此次新冠肺炎國家中醫醫療救治專家組副組長劉清泉。

    醫學的生命還在于臨床。1998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在全國11家醫院建立了中醫急癥診療中心,2007年又確立了21個中醫、中西醫急診臨床基地建設單位。全國三級以上中醫院都建立了一定規模的急診科,大部分屬于一級科室,有的下設急診室、留觀室和重癥監護室(ICU),目的也是拓展中醫急癥臨床。

    無論對于現代醫學還是中醫學,急診醫學都屬于一個新興學科,發展最快的也是近20年。急診醫學和其他??撇煌?,不按臟器,比如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腎、血液系統、內分泌系統等進行疾病分類,而是按病情的急、重、危來采取相應的措施,急癥即時處理,重癥留觀,危重癥進行密切監護。

    中醫和西醫在治療急癥和重癥方面,都有各自的方法和優勢,而危重癥目前無論傳統醫學還是現代醫學,也都存在認識上的不足,治療上相對是個空缺。在這方面,中西醫結合則往往容易提高臨床搶救成功率、降低病死率。

    比如,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危重癥患者急性呼吸衰竭(ARDS)進展較快,危及病人生命。中醫對急性呼吸衰竭,有很多行之有效的傳統方法。呼吸衰竭如果危及病人生命,需要進行機械通氣,上呼吸機。但是上機以后,會出現其他問題,像人機抵抗、脫機問題、感染問題等等,這些問題本身是機械通氣不能解決的,甚至還可能因此導致機械通氣失敗,病人死亡。

    針對這些情況,在此次新冠肺炎診治過程中,就采取了MDT(多學科團隊協作)治療模式,以發揮中西醫協同作用。尤其在重癥和危重癥病人治療中,就貫徹了以西醫為主,中醫配合,一人一策,一人一法,盡早使用中醫藥的原則。

    中醫藥在這次新冠肺炎救治中從四個方面發揮了作用:一是降低了輕癥和普通型病人向重型轉化的概率,二是降低了重型向危重型的轉化率,三是積極參與重型和危重型病人的治療,四是重型和危重型病人的康復。應該說,中醫藥在普通型和重型的轉化過程中已經看到了療效,重癥治療中發揮了一定的作用,在康復治療中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中醫的“扶正祛邪”在解決“內閉外脫”,幫助人機對拍,或者縮短上機時間,減少并發癥發生,幫助穩定病人的血氧飽和度、提高氧合水平,降低病死率等方面,發揮了良好的作用。

    中西醫結合療效好

    改革開放40多年來,中醫急癥以??萍痹\為突破口,取得了不少成果。尤其值得稱道的是,中醫在傳染病防治中發揮的作用。新世紀以來,隨著全球化的快速發展,貿易和旅游的高速擴張,在全球范圍內,一方面一些傳統傳染病死灰復燃,比如耐藥性結核;另一方面,也出現了一些烈性新發傳染病,像非典、埃博拉、中東呼吸綜合征和此次新冠肺炎。對于臨床出現的耐藥菌株,尤其是一些重癥感染患者抗生素不良反應、二重感染等問題,西醫學暫時還沒有有效的解決辦法。目前臨床發現,中醫的介入能一定程度改善二重感染和不良反應問題。

    對于新發烈性傳染病,2003年前,在臨床實踐中,中醫很難早期參與救治,即使在專門收治傳染病的醫院里,中醫專家也較難實質性參與。在非典期間,中醫推出了連花清瘟這一治療病毒感染疾病的藥物,對抗擊非典發揮了作用,證明中醫藥對于未知的病毒感染性疾病有有效方案。當年,中醫藥防治突發急性傳染病便被納入中醫急癥重點研究范疇。

    2009年,中醫藥應對普通型甲型H1N1流感創制金花清感顆粒,并用循證醫學高級別證據證明了中醫藥的治療效果與奧司他韋等同,也說明中醫藥治療急癥的有效和在當代傳染病防治中的作用。

    人命至貴,醫學的終極目標不外乎挽救生命和緩解痛苦。無論是哪一目標,醫學核心都是急診和急救。過去,治療危急重癥始終是推動中醫學發展的核心動力。中醫急癥在近百年來有所衰退,有特定的歷史背景。然而時勢也造就新的契機。此次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再次證明,中醫和西醫各有短長,在治療急危重癥上,合則雙美。當下,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、中西醫結合的急癥醫學體系,亟待構建。

    關鍵詞:
    日本暴力强奷免费视频